大宝法王:噶举派的不动佛传统(我的不动佛誓愿)

作者:大宝法王   发布:2017-12-27  点击:1470

摘自:大宝法王新书《法王说不动佛》

不动佛法门在藏传佛教中,尤其是噶举派相当盛行、重视,其中竹巴噶举传承更是极为重视不动佛的修行。在竹巴噶举派的「四急需法门」,就是对修行者而言,有四种极致需要的法门,其中之一即是不动佛法门。

竹巴噶举传承修持「不动佛法门」甚为讲究,很多大德著作了许多不动佛修持的书籍。基本上竹巴噶举派举办灌顶法会或一般人求受灌顶时,多半会传授不动佛;有些人重病时,会接受不动佛灌顶;当亲友过世为亡者做七七法事时,也会布置不动佛坛城。简而言之,噶举派的所有传承中,竹巴噶举派的「不动佛法门」是较为齐全完整,具有系统性的,可以说是竹巴噶举派极为重要的法门。

另外,直贡噶举派、达隆噶举派也十分重视不动佛的修持,达隆噶举的祖师达隆康巴是一位非常有权威的成就者,据说即是不动佛的化身。总而言之,噶举派的传承一直以来都是很重视不动佛法门的。

为何要解释这些呢?很多人以为我几年前开始传不动佛法门,因为这样的关系,噶举派才日渐重视不动佛法门,将其发扬光大。事实并非如此,应该说很久以前就有「噶举派极为重视不动佛法门」的传统,并非是近几年才开始重视,竹巴噶举、噶玛噶举派等传承中,历来也都甚为重视不动佛法门的传统。

祈愿法会的不动佛超荐

不动佛的功德利益就是清淨业障,因此在祈愿法会中作了一些改变,例如超荐仪轨以往是用其他本尊仪轨,后来就改用不动佛仪轨来作超荐,也开始修持不动佛或进行不动佛闭关。在噶玛噶举传承中,当然所有的本尊仪轨都可以作超荐,但其中较为适合作超荐的是大日如来与不动佛。噶玛噶举传承的大日如来仪轨比较长,要结很多手印,一般情况下比较难举行,因此后来就选择不动佛仪轨来作超荐。

一般超荐前要先修法,圆满「前行」和「后行」之后,才能作「寂静」或「增上」的事业。「超荐」属于的「寂静」事业,必须完成心咒的念诵等等,所以不动佛闭关也因此开始举行。这是祈愿法会开始修持不动佛的过往历史。

以前在藏地作超荐时,主要是针对个人,譬如一家人中有人往生,就只针对这位亡者作超荐,所以在观想时比较容易。作不动佛超荐名单有几千万人,我的压力就很大,为什么呢?因为超荐时要观想亡者的模样,勾招神识,不动佛的超荐名单有几千万人,很难观想,如果单一个人看照片还可以观想出来,这么多人的面貌实在无从得知,也无从观想。

第一年决定办不动佛超荐时,当时特别就有为生者做名牌、亡者立牌位的活动,因为超荐时名牌与牌位我必须一一念诵,所以也无法接受太多「名单」。当时举办不动佛超荐时,曾出现过一些奇怪事情,有些较为奇特、有意思的,想和大家在这里分享。

那些等待超荐的托梦

第一次举行不动佛超荐时,我们有一位法师说,有一天他作了一个梦,梦里有一条蛇变成小女孩的模样告诉他:「我就是你以前杀掉的蛇,你要把我的名字放在牌位内。」法师醒来后觉得很奇怪,才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条蛇,是他很小的时候发生的事,他都已经忘记了。因此,他就替小蛇立了一个牌位。

后来,那一年因为一些从国外运来的法器卡在海关,无法通关,最后没有办超荐,就把所有的名牌跟牌位放在箱子里收起来,打算隔年再办。当时可能很多参加法会的僧众会觉得很奇怪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为什么早上这些名牌、牌位都还排得整整齐齐,还没超荐,下午这些就都不见了,可能会很纳闷从来没看过这样的事。这是当年后来没有举行超荐的缘由,当时只有少数人如祈愿法会的工作人员才知道原因。

之后美国纽约三乘法轮寺(KTD)举办了一个课程,很多人参加,有一位学员跟堪布卡塔仁波切说:「我的姊姊几年前去世,祈愿法会要举行不动佛超荐时,就帮他姊姊立了一个牌位。但几天前梦到姊姊说,今年超荐法会没有办,现在在等明年举办。」她不明白这个梦的意思,因此询问了堪布仁波切。这是那时发生的一些有意思的事。因为这些种种情况,也就开始在祈愿法会举行了不动佛的超荐、闭关、修持等等。

现在二十一世纪,因为科技发达、机器的使用,在科技和经济的帮助下,人类的力量不同以往,已经具备摧毁整个地球的力量,例如环境的破坏等等各方面。人类的力量可说是超乎想像到连人类自己都不知道,科学家可能也不知道原子弹真正的威力,因为在实验时只是部分取样进行测试,真正整颗投掷时造成的全面伤害,并无法从实验得知,结果是超乎想像的。因此,现代所有的业力与力量,是非常可怕的。在这个极为动盪与业力几乎无法用言词来形容的时代,不动佛的法门是清淨业障最为殊胜的法门。因此,我们应该修持不动佛法门来清淨业障。

我的不动佛誓愿

以我自己的经验来说,对于不动佛的修持是有一些感触的。因为我觉得可能自己业障深重,虽然每个法门都很特殊,但有时候真的很难让自己有所启发、有所感触。但是,由于我对不动佛法门有所感触,因此而有了一些改变。在我开始翻译中文的《拔济苦难陀罗尼经》为藏文时、慢慢接触了不动佛的法门,其中过程就不用细说,要细说起来也会有些惭愧,但后来真的也因此有所改变。总之,不动佛从修道开始到成佛为止,能够有这样大的勇气。发如此大愿,是值得我们学习的。

我自认为没有办法也没有资格来发这样的大愿,但我还是希望自己从今天开始到临终为止,反正就是一辈子,试试看能不起嗔恨心,这对我有很大启发性,我和大家的生活环境不太一样。可能很少人会惹我生气,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说没人敢惹我生气。所以大家可能会觉得「(我)很少生气并不足为奇,谁会敢惹(法王)生气」?就好比如果有人敢惹皇帝生气,就淮备人头落地这样的感觉。

其实并非如此,我同意很少人会「故意」惹我生气,但我身处的环境非常复杂,就算没有人故意惹我生气,仍然会有很多事情让我不知不觉就生气、鬱闷甚至忧鬱。当然我的生活没有一般世俗的复杂、烦乱,所以这方面可能大家比较理解,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,我的环境也可以说又比一般世俗还复杂,但我也不敢真的说我的环境比一般人复杂,一般人可能也不敢真的说比说我还辛苦,反正就是「彼此彼此」,总之就是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。

我自己修持不动佛的经验,就佛法来说算不上什么修持,但对我自己来说还是有一点点算成功吧,当初发愿时是确定的希望自己今生不发脾气,虽然后来有一些波动,基本上,不敢说完全没有发过脾气,但四、五年来都算是挺稳定的。

四、五年前,我决心想要发愿,「今生对任何人不发脾气」,后来虽然遇到很多大大小小的外在波折,但这个愿对我还是有很大的作用与启发,还算是成功的。这是我自己一个小小的例子,但我觉得需要步骤,一步一步去做才能改变,因为不动佛法门对我有很大的启发,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去试著去发愿,对于佛法的信仰,不能只是变成文字的阅读,而是要在实际的生活、人生中产生改变,这是比较重要的。

第十七世大宝法王亲绘《不动佛》